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哈雷摩托新手参加骑行活动坠沟死亡 家属索赔209万

发布日期:2020-07-28 22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人是活生生跟着去的,再见到时,身体已经冷了。”35岁的刘先生购买哈雷摩托车后,作为新手在参加4S店的销售兼教练陈先生组织的骑行活动时,意外甩入沟中身亡,留下妻子、父母和未满一岁的孩子。周五,此案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。

  刘先生的爱人宋女士和被告陈教练亲自出席了庭审,风火轮公司则派了两名代理人。

  起诉书显示,2015年6月18日,刘先生从风火轮公司购买了一辆哈雷戴维森摩托车,21日报名参加了风火轮公司旗下骑行学院为期2天的培训,并加入“哈雷戴维森骑行学院”的微信群,群主就是该公司教练兼销售陈先生。

  去年8月13日,刘先生参加陈教练在微信群里组织的前往密云的免费骑行活动,当天中午,车队在行驶至密云县石城镇黄土梁村时,刘先生发生事故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

  宋女士说,事发后她曾去过出事的现场,那是一段盘山公路,上下行各一条机非混合车道,连续几个急转弯。

  现场照片显示,事发地位于转弯处,路侧立有一个标志杆。翻过标志杆一侧路边的围挡是一条深沟,沟里有水,不深。刘先生便是在下山途中操作失控导致摩托车撞到了标志杆上,车留在原地,他本人则飞了出去,摔进了路侧3米深的沟中。

  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显示,事发于当天下午1点50分。但直到4点45分刘先生才被送入医院抢救,后因失血性休克死亡。诊断书显示,刘先生胸部和骨盆处多处骨折,胸腹部有闭合伤。事后交管部门认定,刘先生负全责。

  “我4点多才接到电话,说爱人摔伤了腿,等我赶到医院身体都已经冷了。如果他们能早点通知我,还能少些遗憾。”宋女士说,她保持着每天中午跟爱人通电话的习惯,当天因为知道他在骑行,怕影响他,所以电话也没敢打。

  法庭上,原告律师举证微信群里的留言表示,陈教练在组织骑行活动前曾在群里发布称,这次活动“较近,属于比较悠闲型的”,但实际上,当天的路段却是高速加山路,并不适合初学者。据记者了解,事发时,刘先生刚刚拿到摩托车驾照几个月,还在实习期,按照规定是不允许驶上高速路的。

  刘先生的平衡能力并不好。宋女士说,她之前买过一辆电动自行车,丈夫骑车带她,结果两人都摔了。接触哈雷,是因为刘先生身边的朋友都在玩。宋女士本来是反对的,但想到爱人平时工作压力大,需要减压,便没再坚持。

  “如果不是有专业教练组织,我爱人自己是不敢骑的。”宋女士说,刘先生当初提车回家时都特别小心翼翼。他老家在平谷,朋友让他骑回去给大家秀下车,刘先生因胆小没有答应。至事发,他新买的哈雷车仅仅行驶了120公里。

  刘先生走了,留下刚刚8个月大的孩子,体弱多病的父亲,以及身患残疾的母亲,所有担子都压在了宋女士一个人身上。宋女士说,因刘先生用生命换来的教训,他身边很多朋友不再碰车了。

  出事后,陈教练的心理压力很大,今年3月,他从风火轮公司离职了。周五,风火轮公司的代理人在庭上称,这次活动公司事先并不知情,微信群不是学员群也不是培训群,是陈教练的个人群,群里不只有哈雷的车主,公司没有对微信群进行过授权。代理人还称,刘先生在购车时曾签署过协议,已约定购车后因骑行出现的意外事故责任自担。

  陈教练则称,他的行为是职务行为,组建微信群是应公司要求,为了扩大经营,增加客户粘性。每次活动的路线他要跟领导口头报备,否则教练车是开不出来的。当天临行前,他照例进行过安全提醒。出事后,他第一时间拨打了救援电话,不应承担责任。此案当天庭审没有结果。

  哈雷也许符合一个男人在梦中对力量和自由的物化想象。世界各地都有玩哈雷的圈子,他们会不定期地聚会,用轰响的发动机来代替语言。然而现在玩哈雷的女车主也越来越多,据陈教练估算,大约能占到三成的比例。

  陈教练告诉记者,他接触的哈雷车主大多有钱有闲,毕竟一辆车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,定制款上百万的也有。车辆每次的保养费用大约一千到两千块,再加上油钱,并不比养辆汽车便宜。

  很多人都是朋友带朋友进的圈子,圈里有很多中产以上的精英人群,有些人入圈或多或少还带着一定的社交目的。

  玩哈雷也烧钱,钱主要烧在后期的改装以及骑行装备上,随随便便一件皮衣就要几千,改装好一点的消音器可能就要几万块。

  都知道摩托车“肉包铁”危险,但骑行带来的炫酷、刺激和自由驾驶的快感仍让很多人乐此不疲。



上一篇:广州携手阿里巴巴推动“广州制造”卖全球 下一篇:传奇漏洞吧-百度贴吧